• 我要投稿  加入收藏
内容详情

希腊有危机?德国很生气:我们才是受害者

时间:2015-07-18 00:00:02  作者:  来源:  查看:955  评论:0
导读:长时间以来的闹剧终于看到头了,希腊政府和欧洲其他国家终于达成协议,爱琴海的小国也终于不会离开欧元区了。这个结局惹恼了不少,不少希腊人都觉得这样的协议是对他们的羞辱。但是德国呢?德国很生气,但是知道他们为什么生气的不多。有人说上周六谈判的时候,德国财政部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气的直嚷嚷。法国和意大利也都给希腊借了不少钱,但是这两个国家就算是对希腊有恶意也没有表现出来,德国生的又是哪门子气?

长时间以来的闹剧终于看到头了,希腊政府和欧洲其他国家终于达成协议,爱琴海的小国也终于不会离开欧元区了。这个结局惹恼了不少,不少希腊人都觉得这样的协议是对他们的羞辱。但是德国呢?德国很生气,但是知道他们为什么生气的不多。有人说上周六谈判的时候,德国财政部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气的直嚷嚷。法国和意大利也都给希腊借了不少钱,但是这两个国家就算是对希腊有恶意也没有表现出来,德国生的又是哪门子气?

 

作为一名经济历史学家,我在上周慕尼黑的希腊债务研讨会上就感觉到了德国人的恶意。这个会议的主持者是德国经济学家、长期呼吁希腊离开欧元区的汉斯.维纳.辛。参加的人来自社会各界, 有经济学家、会计、记者、投资者,也有来自德国和希腊政府的官员。发言的人有帮助撰写之前希腊救助计划的杜克大学法学教授、支持取消希腊债务的前国际基金会的经济学家、认为希腊债务过于繁重的资深会计师,当然也有汉斯.维纳.辛。

 

mad.JPG

辛先生是最后一个发言的,他的看法和之前所有人都不一样,不仅提出了不少经济理论,还给大家上了一节道德理论课:德国人正直、诚实,希腊人腐败、松散、无能。双方在辛先生的讲话中都已经不再是两个独立的国家,而变成了漫画书中的人物。我们在整个谈判过程中听到过不少对于所谓道德的讨论,但是在那次研讨会上这一点变得更加清晰:仇恨已经改变了德国经济学家对于希腊的看法。

 

欧洲经济研究机构的克莱门司.福艾斯特曾经给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提出过不少建议。他的重点在于希腊越积越多的债务,以及希腊在还债、降低支出上作出的无效努力。福艾斯特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希腊踢出欧元区。雅克迪罗研究所一向支持欧洲统一,他们的研究员亨里克.恩德雷说希腊如果能做到财政紧缩、改善经济管理政策的话,就应该留在欧元区。中欧政策研究所主任丹尼尔.格罗斯则认为除非希腊能够加强出口贸易,否则就没有办法改善经济和债务现状。

 

当然这些意见都很重要,但是经济学家确认为德国人在这出希腊悲剧上仅仅扮演了很小的角色。德国人除了出钱和看着希腊人四年来自我崩溃之外没做什么别的。现在希腊人面临的问题都是他们自己的错。

 

我在研讨会上说德国其实是希腊现状的直接作用人之一。过去三年他们只是坚持让希腊减少支出、按时还款,并没有在如何能够改变财政政策上给希腊人提出过任何有用的建议,导致现在希腊开始实行害人害己的资本管制。听了我这话,专家恩德雷和福艾斯特一起不满的哼哼起来。我又提到了1919年的凡尔赛条约,说不少人认为现在强加于希腊的紧缩政策和当时的凡尔赛条约没有什么不同,都会给未来的希腊政府带来“混乱和责任缺失。”恩德雷和福艾斯特听了我这话很不开心,觉得我把他们和纳粹、恐怖分子归到了一类。

 

我有提到,不管希腊管起经济来怎么糟糕,这都是按照德国人要求做的,并且希腊离开欧元区很有可能造成混乱和民粹主义,导致社会不稳定。他们对我这席话无动于衷。他们解释说就算债务条件再怎么严格甚至不公平,那些债务违约的借贷人受苦都是应该的。看看之前的芬兰和拉脱维亚吧,他们说,他们一边默默承受着债务的压力,一边还把经济管的很好。另一方面,希腊有不少人连税都不交,自然不值得其他国家同情。这个时候我意识到:德语里面债务一词还有道德败坏和责备的意思。

 

于是我问道,有没有人真的到过希腊去看看贫困的现状?看看有多少商店都纷纷关了门?他们摇了摇头。我又问这些经济学家觉得自己在制造希腊危机中付了多少责任,他们这是反过来告诉我这个问题其实很复杂,而我才刚刚从美国空降过来,是理解不了现状的。(实际上我今年大多是时间都在欧洲,并且还和之前的希腊政府在雅典见了面,之后又在布鲁塞尔见了欧盟委员会的成员。我还在雅典看到了不少老人因为饥饿难耐在路边翻垃圾箱。)

 

参加研讨会的人出现分歧之后,不少德国人把我层层围住、跟我讲述希腊人抢劫德国的故事,说德国人只是不想在这个危机中继续扮演受害人的角色。我理解他们阐述的经济理由,也知道不少欧盟国家都前德国不少钱,这些国家继续拖款不还的话德国也要在危机中陪葬。至少在慕尼黑的时候,德国人对于自己才是受害人的说法还是行得通的。

 

这种情绪的背后不仅有着德国人面临的潜在危机,也有着巨大的文化交流障碍。德国人觉得自己在和希腊谈判和内部财政调整上都是受害者,这也让他们没有办法继续保持冷静。但是如果德国人想要领导欧洲的话,他们不能继续扮演受害者的角色。


关键词:

关于协会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项目合作 - 联系我们 - 站长统计
Powered by 加拿大企业家联合总会 Code © 2015-7 uceeac
Copyright@http://uceeac.ca all rights reserved